【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


Report 10


这些烽火驿组成了一条链状的生命走廊,至今依然有一些环节没有被找到,使得这个丝绸之路的“项链”看起来残缺不全。


车尔臣河在整个中下游留下了一片肥沃的三角地带。沿着阿尔金山的脉络一只往西去,一千多公里的沙漠和山脉的走廊中,每一条消失的大河,都留下了一块肥沃的土地。车尔臣河、尼雅河、克里雅河、和田河,它们从阿尔金山的冰川上流下来,把塔克拉玛干沙漠分成了五个不均匀的等份,滋养了沙漠的边缘地带,也形成了一条天然的绿洲走廊。


不同区域的地形构成,在形制上有很多共通的地方。从我的观察角度出发,能找到很好的例子作为对比。就眼前的景象来说,很像我印象中的喜马拉雅山脉之与青藏高原。同样的几条源自喜马拉雅山的脉络,把印度洋的暖流引过高耸的山峰,在靠近山脉中间的走廊里,形成了一块块肥沃滋润的土地直通阿里地区。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1

卫星图中看中国,塔克拉玛干沙漠一目了然。


4月间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周边地区,被笼罩在浓浓的沙尘中,城镇外的沙漠里卷起一阵阵旋风,把细碎的沙子卷到空中,顺着风的走向,均匀的散落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在若羌修车的两天时间里,总是感觉有一场巨大的沙尘暴就要来临,无论日出日落,太阳总是一张灰蒙蒙的脸。


为了解闷,我去了一趟米兰古城的废墟。虽然这并不是什么能引起人兴趣的极大发现,不过依然比若羌城市中无处不在的铁丝网和拒马,让人觉得安全。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2

 下图为米兰遗址全貌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3


保存最完整的米兰古城与小河墓地或楼兰古城相比并不久远,只是吐藩时期的一个军事堡垒。以这个军事堡垒为核心,周围散落着很多的烽燧和更久远的遗址。其中可见最久远的是一座距离堡垒两公里左右戈壁中的一座古塔,大概是魏晋时期建造的寺庙遗址。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4

资料图:斯坦因发现米兰故城


早在1902年的时候,已经被斯坦因洗劫一空。夯土的塔身里曾画满了宗教壁画,如今这座夯土的遗址被重新用泥土封存了起来,只能看到基座,那些壁画都静静地躺在大英博物馆的仓库中。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5

资料图:1906年9月摄于米兰佛塔东北走廊,图片现今藏于英国皇家地理学会。


废墟由一对夫妇看守,一道漏洞百出的铁门边建了两座房子,周围被农垦兵团的果树林分割开,天然的形成一堵墙。夫妇很和善,因为提前打过招呼,所以也不涉及门票之类的手续——在一块被锈倒的铁牌子上似乎写着收费5元的字样。过了铁门,直接变成一片戈壁模样。有一条新修的土路和一条刚刚铺设的木质栈道。这也是当地旅游开发的留下的印记。


很明显,这里所有的土墩都经过了反复地系统地挖掘。普热瓦尔斯基、凯瑞和道格利绪、邦法戈尔和奥尔良的亨利王子、利特戴尔、皮耶夫佐夫,几乎每个到过这里的西方探险家都扮演过盗墓贼和文物贩子的角色,他们既有专业的考古技巧,又胆大妄为,除了搬不走的夯土城墙和深深插在地下的木桩,几乎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留在这里。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6

整个米兰故城现已满目疮痍,只有夯土遗迹现存于此。Photo by 王众志


我本就当这是一次预热活动,并没有抱太大希望。我们所熟知的那些地方,小河墓地、楼兰故城,包括眼前的米兰城堡,如果不是抱着对历史无尽的渴望,应该会让来者极度的失望,他们只剩下一个空架子,有点对不起这些地方的赫赫威名。


我爬上了一个烽火台的顶端,眺望远处的戈壁和沙漠。西出玉门关之后,这些烽火驿组成了一条链状的生命走廊,在没有道路连接的岁月,西行的商人们在烽燧驿和那几条河流留下的绿洲间穿行,以避免迷失方向。在这个链条中,至今依然有一些环节没有被找到,使得这个丝绸之路的“项链”看起来残缺不全。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7

清朝时期新疆主要烽燧通讯线路示意图


我按照斯文赫定的脚步逆向的寻觅,在他众多笔记中反复提到的“塔克拉玛干城”似乎就是这条“项链”上缺失的一部分。这个沙漠以这个城市命名,但这个城市到底在哪里,没有一位探险家明确的写出来。


斯文赫定到过那里,他说那里是“象牙屋”,他在日记里把塔克拉玛干城描述的非常详细,但他并没有把自己当作一名考古学家,所以他说:


那些科学研究还是留待考古学家来展开吧,不需几年,他们也许就会用铲子挖开这里松软的沙地。


不过后来的两百年间,好像再没人到过那里。如果我真的有十年探险中遇到的那些好运气,我倒是希望我与那个传说中的城市不期而遇。为此,我宁愿趟过这片“死海”。


由于只是为了11月正式的考察活动来探路,我仅仅把探索的深度控制在简易装备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更多的时候是抱着斯文赫定的笔记不断核对那些已经变了模样的地名。我想我最远能够到达的地方也许就是那个叫做喀喇墩的古城,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心脏位置。虽然投机取巧跳过了很多地方,但我还是有600公里的路要赶,并且需要想办法穿越150公里的沙漠。


200多年前斯文赫定在去喀喇墩古城前曾经问一个克里雅老人沙漠向北还要延伸多远,老人说:直到世界尽头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8


未完待续……

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引用必须注明出处。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9

【探险报告】疑点都指向大漠深处那条求生之路,直到世界尽头 | 塔漠拾遗插图10

本篇文章来源于: 越野e族房车与露营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test

Vanlife | 卡车上的有机移动餐厅,GuacTruck彰显菲律宾的混搭:鲜艳&温馨

2018-8-20 15:35:40

test

依维柯宝迪底盘经典布局人性化设计 铁程这款房车仅售36.88万元

2018-8-20 17:3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