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插图


Report 09


编者按:为了确保【飞跃N39°】活动的顺利进行,早在今年4月份已经完成了初步塔漠的堪路,一切顺利。第二次塔漠堪路正在进行中,能在这片“死亡之海”中发现什么?一切都是值得期待的。


1895年的三四月间,斯文赫定完成了他的中亚之旅,告别了让他痴迷的最后波斯王,来到喀什,等待着他梦寐以求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穿越探险。


【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插图1

斯文赫定在亚洲腹地数年来的探险路线


2018年的三四月间,我也来到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地带,跟他干着同样的事情。虽然现在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壮举,但对我来说,这是对命运挑战的一个新高度。


乡民们关于远古沙漠的故事,基本已经流失了。在若羌,屯边人的后代和新移民,已经使这块古西域故地的民族结构发生了变化。那些流传在维吾尔老人口中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故事,越来越少。不仅仅是若羌,在整个新疆地区都是这样。


【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插图2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驼队。Photo via British Library


在前往塔克拉玛干的路上,想要深入沙漠内部的欲望每一分钟都在增强,这个神秘的诱惑让我无法遏制。沿着国道经过曾经的塔里木河,看到车子经过时远处若隐若现的黄色沙丘,宛如大海波浪的条条脊线。我想,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毅然决然的将他们一一冲破。


1895年的3月19日,斯文赫定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向东的起点麦盖提村(今日的麦盖提县)扎下了他的前进营地。他日复一日的徘徊在最后一道沙柳构成的分界线上,眺望远处的沙丘,等待着补给品和当地清政府官员的许可。可是,一个礼拜又一个礼拜的等待,让他感到绝望,沙漠边缘地带已经春意盎然,天气一天天变暖,他在自己的笔记里写到了无奈和绝望,天气越暖,穿越这片死海越危险,对此他无能为力。


【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插图3

资料图:沙柳。沙柳是沙漠中常见的植物,目前人工种植用来固沙。


2018年的3月17日,我们也在当年他探险的终点东向西的若羌县扎下了大营。可是我们并不想在炎热的夏季冒险完成对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穿越考察。斯文赫定哪些濒死的冒险体验,并不是我所期待的。我们只是在车尔臣河洪水形成的泛洪地带周围徘徊,体验沙漠行走的感受。另外,我有一个疯狂的想法,我希望能够按照一百多年前的方式,用骆驼和双脚完成对塔克拉玛干死海的探索。


我们不缺装备,甚至可以说武装到了牙齿。几十米高的沙丘,对功率强劲的越野车构不成威胁。当地政府出于开发旅游产业的目的,也对我们持支持与默许的态度,甚至在我们深陷车尔臣河泛洪区的泥潭时,用一天时间专门修建了一条道路,将车子救出来。


【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插图4

行进中我们的堪路车陷在车尔臣河泛洪区中,一切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样顺利。


无论如何,我喜欢那种慢悠悠,细致的探索。每每在险地多停留一天,便会增加发生奇迹的几率。这碗毒鸡汤,早在第一次随着杨勇的探险队探索青藏高原的时候便饮下了,中毒至深,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更何况去年年底的时候,老探险家宗同昌在可可西里又一路的灌输了当年中日联合探险队探索塔克拉玛干沙漠过程中,他和去世的赵子允之间那些令人神魂颠倒的故事(这是一篇赚人热泪的故事,关系到我为什么要来塔克拉玛干探险,之后会在塔漠拾遗系列内容中持续讲述,敬请期待)。


我这次来,只是为了之后疯狂的举动做一下铺垫。之前的岁月,我接触过沙漠,但对于眼前的沙漠之王,知之甚少。这点上和一百多年的斯文赫定有点类似。我抱着他的笔记,一点点的在地图上核对那些早就变化了的地名,期望将这些零散的线索连成一条完整的路线。“麻扎塔格山”“圣人之墓”“喀什河与叶尔羌河的夹角”像探险小说里的蛛丝马迹,在文字的身后,是一群牵着骆驼跋涉在沙海之中的模糊身影,是模糊的精绝古塔。


【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插图5

《西域行记》还原图


我选择了斯坦因的策略,从一开始就计划着由东向西,并且在冬季完成探险考察。但是现在的每一个感受都在刷新我对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认知。


若羌,这个西域三十六国时期就已经存在的地方,卡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最东端,小河墓地、楼兰故城在它的东边,精绝古城、交河故城和更多消失的古城在它西面的沙海之中。车尔臣河在这里形成了一片泛洪区,浩瀚的水面和密集的芦苇丛,给了我一个印证马可波罗笔下水草丰盈时期罗布泊样貌的机会。


【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插图6

当年斯坦因度过车尔臣河时的场景。Photo via British Library


我很好奇,在已经成为半地下河的车尔臣河沿线,哪里冒出如此多的水,他们是怎么形成的这个泛洪区。就连当地人也只能告诉我,2月28日之前,这一切还没有发生,过了个年,一切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水汪汪的样子。这样的事情,去年在冷湖的戈壁里也发生过,同样的无根之水形成的湖泊,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插图7


探索刚刚开始,至于那个沉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央的“原始森林”,那个甘甜的“甜水湖”都是我们接下来要去了解的故事。昨天一整天都在车儿臣河的泥沙中试图救起深陷的车子。在这里不得不说一句,比起沼泽泥潭,沾了水的沙子更具危险性,有两次我几乎就要被流沙吞没了,我的队友也经历了同样的事情。似乎什么样的事情只要沾了水,危险系数就会成几何基数递增。不过还好,未来的探险中,最缺的就是水。


未完待续……


【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插图8

【探险报告】水?沙漠中最要命的东西! | 塔漠拾遗插图9

本篇文章来源于: 越野e族房车与露营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test

【行业】窥探主题公园泛滥数字背后

2018-8-16 18:04:34

test

【七夕巨献】国产依维柯房车,选配自动挡不加价?

2018-8-17 17:18: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