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在泰国的旅行途中,我撞到了一只狗,狗被撞死,而我也受了伤。无奈之下我只好留在当地一户人家中养伤,而这家的主人,竟然给我吃了那只被撞死的狗!”

这是我所听过的最匪夷所思的旅行故事,而故事就发生在封面那位女摩托车手——Elspeth Beard身上!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

Elspeth Beard,一名杰出的建筑师和摩托车手,她以“第一位进行环球摩旅的英国女性”而闻名。(照片拍摄于1980年)

Elspeth Beard的家乡,英国的索尔兹伯里平原上,当时只有16岁的她已经学会了骑摩托车。她很喜欢骑车时的感觉,并深爱上了这项运动。在1980年的时候,她购买了照片上那台1974年的BMW R60/6。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

▲少女时代的Elspeth Beard

1982年,是23岁的Elspeth Beard学习建筑师课程的第三年,在这一年里,她遭遇了人生低谷,失恋、抑郁、对自己的建筑学专业也失去了信心,她决定做点什么事改变这种处境。

“我要去探索世界!”

她很快做出了一个决定,随后,Elspeth Beard带着她可靠的的R60,以及在酒吧兼职获得的一些微薄积蓄,漂洋过海来到美国,然后从纽约开始了她伟大的旅行。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2

▲改造她的1975年款BMW R60/6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3

▲通过轮船运送她的摩托车

她首先骑车到加拿大、墨西哥,然后在洛杉矶将摩托车海运到悉尼,在完成坎坷的澳大利亚行程之后(在此期间她还在澳洲谋求了一份持续11个月的建筑师工作),又走海路到新加坡再前往亚洲腹地,之后,Elspeth Beard又伪造了必要的证件,从正在经历战争的印度的旁遮普地区前往巴基斯坦,再通过土耳其返回欧洲。

在旅行中,Elspeth Beard经历了地区战争、民间起义、抢劫、性骚扰,还有腐败的警察污蔑她贩毒,但这一切她都顽强的挺了过来。

她幸免于危及生命的疾病和残酷的交通事故,甚至还在路上爱上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男人。

当她在经过了两年半、4大洲、数十个国家、累计行驶56,000公里再次回到英国时,她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第一位骑摩托车环球的英国女性!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4

▲独自穿越澳洲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5

▲Elspeth Beard修理自己的摩托车

在GPS和网络普及之前很多年,她通过的有限的地图资料为自己规划路线,在一些偏僻的地区,她甚至不得不将一些旧地图粘贴在一起来为为自己获取可怜的的导航信息。

即便是现在,进行环球摩旅依然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而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一个女人做出这样的事,可想而知是多么疯狂!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6

▲在泰国

在电子邮件,互联网,移动电话,卫星导航,医疗保健和世界某些地区的没有可靠地图之前的时代,Elspeth Beard取得了今天看起来仍然非常出色的成就,她以诚实和机智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独特而动人的冒险故事!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7

“我会感到孤独,会和我的摩托车说话。”

一个女人独自旅行是孤独的,曾有记者问过Elspeth Beard:“你一个人在旅行中会感到孤独吗?在骑行时会思考什么呢?”

Elspeth Beard说:“我确实很孤单,虽然在我骑上摩托车时,可能感受不到这些,但每当我停下来,没有任何人能和我说话时,这是最让我感到孤独的时刻。我遇到了很多挫折,例如我在新加坡被偷走了所有的钱和文件、得了痢疾和肝炎、在印度地区交火中挣扎,等等,但我坚信没有什么能阻止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情况多么黯淡,我总会设法让自己尘埃落定并坚持下去,失败不是一种选择!”

关于“骑行时会思考什么”这个问题,Elspeth Beard的回答非常可爱,她说:“我想过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经常和我的摩托车说话,如果我想让它带我经过一个山口或者到达某个目的地的话,我会用给它加油,或更换干净的空气过滤器来哄骗它。我会一直在研究汽油消耗情况,并以此计划未来几天的路线和行驶里程,当我离开英国时,我也会有很强烈的失落感,所以有时候我会想回家看到到家人和朋友。”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8

“在旅行开始的时候,也曾被冷嘲热讽!”

Elspeth Beard说:“在当时,我完全不知道我是第一个骑摩托车环球的英国女人。事实上,我大约10年前才发现这一点,所以这与我做这次旅行的动机无关。在我出发之前,还曾被摩托车杂志的出版社嘲笑过,而且我的大多数朋友和家人都认为我会在一个月后回来。但我决心实现自己的目标,向其他人证明我可以做到。当我的旅行结束回到家时,似乎没有人感兴趣,也没人真正关心过我在做什么,但这没什么,因为生活是需要自己体验的。”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9

“Elspeth Beard从未停止过旅行!”

自1984年回到英国,Elspeth Beard又到南美,非洲和澳大利亚各地旅行。1998年,她还从尼泊尔骑着皇家恩菲尔德进入了西藏。在2003年,她又在世界各地带领着23名摩托车手参加了Nick Sanders世界挑战赛,他们在三个月内完成了33,000英里的行驶里程。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0

“以前的摩托车旅行,和现在的摩托车旅行有什么区别?”

Elspeth Beard认为:现在再做这些事肯定更容易些,因为摩托车更加可靠,可以使用任何可以想象的配件,骑行装备也更加优越和安全。

而且,最大的变化是:现在网络信息很发达,你只要点击鼠标就可以获取想要的信息,这改变了人们旅行的方式,因为它消除了对未知的恐惧,并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舒适,这鼓励了更多的人走上这条路,这是一件好事,但我也不禁感到有些东西已经丢失了。

因为摩托车旅行不仅仅是每天骑在摩托车上四五个小时,你还会遇到机械故障、事故,迷路等等其他情况,在如今,凭借如此多的技术和信息,这些体验都已经逐渐被最小化,并且存在着旅行不再是冒险的趋势,当旅行者知道下一个角落有什么,并能够计划旅行中一切细节的时候,旅行就已经被剥夺了未知和不确定性,而只是变成了单纯的骑摩托车,缺少了探索和冒险的乐趣。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1

“我不只会骑摩托车!”

文章写到这里,你可能觉得故事已经讲完了,但远远没有,Elspeth Beard用自己的举动,证明了自己的人生绝不仅仅是只会骑摩托车。

在完成骑摩托车环球的壮举之后,Elspeth Beard重操旧业,她买下了位于Godalming,建于1898年维多利亚时期的水塔,经过她的巧妙设计,130英尺高的废弃水塔变成适合居住的房子,1994年,该塔楼荣获“英格兰皇家建筑师学会奖”。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2

▲Elspeth Beard和她的塔楼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3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4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5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6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7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8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19

▲塔楼的内景,让我们看到了Elspeth Beard骑摩托车之外的世界。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20

在前不久,Elspeth Beard还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Lone Rider: The First British Woman to Motorcycle Around the World 》书里详细介绍了她从16岁时开始骑摩托车,直到她进行环球之旅的故事,这本书已经能在亚马逊网站上买到。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21

如今的Elspeth Beard已经年逾60岁,但她所看到过的世界,比我们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要多得多!

被旅行癖感染的灵魂,只有一种治疗方式。插图22

本篇文章来源于: 轮上旅行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test在路上

柏林到马恩岛的古典式旅行 | 影片

2022-3-25 1:41:19

test在路上

这是汽车史上最疯狂的一次远征!

2022-3-25 1:41: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